<td id="cysks"><source id="cysks"></source></td><menu id="cysks"></menu>
<menu id="cysks"><menu id="cysks"></menu></menu>
<menu id="cysks"><menu id="cysks"></menu></menu>
<menu id="cysks"></menu>
<nav id="cysks"></nav>
<menu id="cysks"><strong id="cysks"></strong></menu><menu id="cysks"><menu id="cysks"></menu></menu>
汽車零部件企業怎樣適應出口市場變化
http://www.tz-cloud.com 2021-11-16 15:25:26 全國能源信息平臺
  今年前8個月,中國汽車零部件產品出口金額為3165.8億元,同比增長34.6%,較2019年同期增長9倍多……海關總署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了國內汽車零部件出口的增長情況。
 
  “面對芯片短缺、原材料漲價等不利因素,出口大幅增長,反映了我國汽車零部件具有較強的國際競爭力。”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客觀上,一方面,中國汽車零部件在國際市場的競爭水平在不斷提升;另一方面,在一些關鍵零部件上,仍然還存在需補齊的短板;面對國際市場的新需求,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尚需強化“內功”,努力適應出口市場新變化。
 
  產品出口有新特點
 
  與前些年的出口情況相比,今年中國汽車零部件出口正在呈現一些新特點。
 
  “今年以來,我們的車載視聽娛樂系統、智能導航及多媒體系統、車身控制集成系統等產品出口訂單一直在上升。”浙江辰興汽車電子有限公司總工程師向雙林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前出口訂單增長較多的地區包括北美、南亞、中東、俄羅斯、日本等國際市場。
 
  今年,生產汽車輪轂、軸承的浙江兆豐機電股份有限公司訂單充足。該公司負責人孔先生告訴記者,今年以來的訂單量明顯增加,同比增長超過80%,原因是海外終端市場整體庫存率較低。當前,該公司40多條生產線都在滿負荷生產。
 
  與兆豐機電類似,主要生產轉向器等汽車零部件的匯大機械制造有限公司今年以來海外訂單也大幅增長。該公司副總經理韓斌向記者表示,匯大機械已經增加了3條全新的自動化生產線,提升了30%的生產效率,年產量從去年的500萬套提高到了今年的700萬套,全年銷售額有望增長50%。
 
  “汽車零部件企業的出口情況和海關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汽車零部件出口的特點是增速較快,出口額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上海對外經貿大學國際經貿研究中心研究員徐伯楠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說,其原因包括,一是去年疫情蔓延全球,很多汽車零部件出口訂單因此被取消,但到今年上半年,海外汽車零部件用戶的庫存基本消耗殆盡,海外補庫需求強烈。與此同時,受疫情影響,海外供應鏈短期內重新組織生產難度較大,供給能力恢復有限,增加了對進口零部件的需求;二是海外汽車市場今年以來逐漸恢復,歐洲與北美汽車市場轉向產銷兩旺。比如,今年以來,隨著經濟繼續復蘇以及政府激勵辦法實施,汽車零售需求整體強勁反彈,零部件需求同比增速明顯增加。隨著今年下半年美國汽車銷量持續回暖,汽車零部件需求還會持續提升,這將有利于中國汽車零部件出口。三是在多重因素作用下,今年上半年我國汽車零部件出口繼續回暖,其中,今年4月以來增長幅度較大。今年4月,國內汽車零部件出口金額達到388億元,同比增長50.7%;5月,汽車零部件出口同比增長78.8%;6月,國內汽車零部件出口金額達409億元,同比增長70%。
 
  值得注意的是,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表明,今年前8個月,我國汽車出口131.8萬輛,同比增長117.5%,出口金額1377億元,同比增長111.1%。其中,新能源汽車出口17.3萬輛,同比增長4.5倍。
 
  “今年以來出口額增長的汽車零部件既有傳統汽車零部件,又有新能源汽車零部件。”山東省對外經貿研究院研究員孟祥騁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出口的汽車零部件多種多樣,一是傳統汽車零部件包括金屬結構件、塑料件、內飾、玻璃、輪胎等多種零部件;二是新能源汽車零部件包括動力電池、電機組件、電源管理系統等零部件,也包括智能網聯系統、視聽娛樂系統、導航系統等;三是出口零部件存在較為明顯的地區差異,在出口額增長較大的汽車零部件品類上,汽車玻璃主要出口到美國、日本、德國、韓國等傳統汽車制造國;汽車輪胎主要出口市場為美國、墨西哥、沙特、英國;車架與制動系統主要出口至美國、日本、墨西哥、德國;車身覆蓋件、輪轂主要出口至美國、日本、墨西哥、泰國。懸掛系統和轉向系統、電氣照明裝置等主要出口到日本、韓國、墨西哥、泰國。
 
  與之前相比,我國汽車零部件出口也發生了一些新的變化。“今年以來,國內企業汽車零部件出口增長,主要是在向‘三個市場’延伸。”北方機械工業研究會對外貿易分會顧問常德全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分析,汽車零部件不同于消費產品,需要前期驗證及認證環節,而汽車零部件一旦被接納,進入整車配套系統以后具備較強的穩定性,供應關系一般不會輕易發生變化。特別是在全球范圍內受疫情影響,海外部分汽車零部件公司開工不足或恢復較慢的情況下,國內零部件企業產能穩定,也是出口獲得增長的一個難得的機遇。海外新能源汽車、智能汽車銷量增加,也帶來相應的零部件需求。隨著國外汽車保有量持續增加,汽車后市場對汽車零部件的需求也在不斷增長。尤其是今年以來,芯片短缺,導致海外多家工廠屢屢出現階段性停工減產,全球汽車產量出現下滑。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前8個月,全球汽車累計減產達732.7萬輛,芯片短缺沒有在短期內緩解的跡象。在這樣的情況下,很有可能出現整車生產企業的零部件訂單減少或延緩的情況,但汽車后市場對汽車零部件需求的增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填補這一短板。
 
  “事實上,在疫情、國際貿易不確定性、芯片短缺等諸多因素影響下,汽車零部件出口市場也會在一定范圍內出現一些變化,所以,盡管國內汽車零部件出口出現了增長的好勢頭,但仍需警惕的是,國內零部件企業不能只顧埋頭生產,還要關注市場變化,跟上市場發展節奏,從各方面努力適應出口市場。”中國市場學會(汽車)營銷專家委員會秘書長薛旭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
 
  國內企業遇新挑戰
 
  近年來,國內汽車零部件行業總體實力在不斷增強。在近日公布的2021全球汽車零部件企業百強榜單上,濰柴集團、華域汽車、均勝電子、寧德時代、東風零部件集團等12家中國企業入圍,且有8家企業較去年排位有所上升。2020年,由于全球汽車銷量下滑,全球零部件百強企業營收整體下降超10%,但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整體營收卻實現逆勢增長。
 
  今年以來,盡管國內零部件企業生產形勢良好,但是芯片短缺、原材料漲價等多種不利因素出現,中國汽車零部件行業仍然面臨諸多挑戰。
 
  來自市場的諸多不利因素,使很多國內零部件企業受到直接影響。在出口訂單飽滿的三元車輛凈化器有限公司,原材料漲價導致生產成本至少上升了20%。該公司總經理王六杞告訴記者,不銹鋼材料去年價格每噸8200元,今年漲到了每噸14000元;鐵板去年價格每噸4200元,近日已漲到每噸8300元;尾氣凈化裝置生產所需要的一種貴金屬價格也上漲了3倍,去年每克2000元,今年每克已上漲到6000元。同時,海運費更是漲了10倍,還常常搶不到集裝箱。這些情況對出口產品都有一定影響。
 
  無獨有偶,生產汽車車燈出口產品的歐博光電有限公司負責人劉先生向記者表示,今年以來,車燈原材料芯片、線材、塑料、包材等不斷漲價。芯片中的MOS管,去年年底單價不到0.6元,今年7月已上漲到1.17元,接近翻倍;PC塑料去年底價格每噸1.45萬元,今年7月價格已上漲到2.9萬元,已經翻倍。
 
  “今年以來,雖然國內汽車零部件行業出口訂單在增長,但遭遇的現實困難也不少。”江蘇大學汽車工程研究中心研究員欒志杰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一是中高端芯片短缺,導致汽車電子、智能網聯、智能座艙等汽車零部件生產受到影響;二是原材料漲價,提高了汽車零部件的成本,但國內很多汽車零部件企業缺乏定價權,除了部分動力電池、輪胎企業小幅漲價,多數汽車零部件企業都自己消化了上升的成本;三是海運費用上漲幅度已經比去年同期超過10倍以上,而且還搶不到集裝箱,這是因為受疫情影響,歐洲、東南亞等部分地區局部封控,相關港口出現階段性關閉,造成了大量集裝箱貨船無法及時卸貨,又加上各類物資運輸量都在上漲,導致海運緊缺矛盾凸顯。這些,都給國內汽車零部件出口帶來了新的考驗。
 
  “當前,處理原材料漲價帶來的汽車零部件生產成本上升問題,大多數汽車零部件企業還沒有形成與客戶協調的良好機制。”廣東產業經濟調查研究中心研究員孫國海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提出,一是要學習參考借鑒國外經驗,如大多數日系整車企業與汽車零部件企業通過交叉持股,結成深度戰略同盟,因此整車企業就不用過多考慮零部件企業在價格上對自己有不利行為,零部件企業每年的利潤也都會通過分紅的形式成為整車企業的利潤。歐美整車企業完全與汽車零部件企業脫鉤,都是通過市場化運作,競價獲得最優價格。這樣做,也很容易遭遇多家汽車零部件企業聯手漲價。二是要結合自身實際,取長補短,和客戶為應對原材料漲價等問題形成良好的協調機制。三是要不斷強化自身實力,提升價格話語權。
 
  正如其他制造業產品出口一樣,汽車零部件出口同樣需要關注目的地市場的政策法規及市場需求變化。“近來,歐盟發布了《歐洲綠色協定》,其中在提出可持續與智慧交通出行原則的同時,也明確將實施碳關稅。一旦實施,勢必會直接影響到向歐洲出口的汽車零部件。”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學術顧問委員會委員邱昌爍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這意味著,歐盟將對出口到歐盟的汽車零部件及整車設立碳足跡限值法規,一是到2024年,進入歐洲市場的動力電池等汽車零部件企業必須提供碳足跡聲明;二是到2025年,每一輛出口到歐盟的汽車及相關汽車零部件都將被要求核算發布其生命周期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為了滿足上述要求,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原有的規模優勢和成本優勢將顯著削弱甚至不復存在。這將對汽車零部件出口產生不利影響。
 
  “當前,已經有跨國車企對我國汽車零部件企業提出了減碳要求,這也倒逼國內零部件企業不得不適應新的要求。實質上,要想在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和市場變化面前獲得生存與發展,強化自身實力是提升適應能力的重要出路之一。”薛旭強調。
 
  應對出口格局變化
 
  “加大創新技術研發、以領先的技術提高新產品定價,逐漸成為汽車零部件企業的普遍做法。如過去的一個零部件產品最多只能賣5元錢,但一個創新產品起價就是10元。這就是創新的價值。”劍力金屬有限公司研發部負責人徐東明向記者表示,出口的汽車安全系統相關產品要求穩定性極高,新品的研發和驗證周期也至少需要半年左右。這些都需要創新。當前,該公司的創新產品占比超過20%。
 
  “近年來,新能源汽車電子相關零部件的技術迭代不斷加速,零部件企業已經不能再像過去那樣進行‘十年一貫制’的產品生產,這迫使零部件企業要根據海外用戶和海外市場變化的需求不斷創新,以出口新技術、新產品贏得用戶、贏得市場。”向雙林表示,不斷創新,優化汽車零部件設計,改善產品質量,已經成為國內零部件企業對出口產品的常態化動作。
 
  “過去,低廉的勞動力成本以及汽車零部件產品的價格競爭力一直是我國汽車零部件的傳統優勢。近年來,在新的產業變革背景下,這些優勢正在減弱,技術創新正成為企業適應國際市場競爭的新優勢。”常德全表示,中國零部件企業的優勢還包括重信用,交貨時間遵守率高達99.5%。但是,面臨要求越來越高、變化越來越快的出口市場,還存在一些亟待適應的問題,一是技術創新能力不足,以及研發投入不足,世界領先的跨國汽車零部件企業每年在研發上的投入通常能達到其營收的近8%,而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很多連其一半也達不到,沒有技術含量更高的創新產品,就難以有較強的出口競爭力。二是由于研發能力不足,帶來產品結構不能適應國際市場需求變化的問題,在我國汽車零部件出口產品中,大多仍是中低端產品,利潤率較低,面對國外需求激增的高端產品、高利潤產品基本是空白;三是與國外整車企業的合作程度不深,不能參與到國外整車企業的前期車型研發中去,也就無法為其提供核心技術產品;四是部分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的產品質量一致性不夠,亟待提升;五是由于管理水平的差距,成本控制能力不足,同樣造成了利潤率較低的問題。
 
  “在汽車產業向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加速轉型的今天,研發設計能力至今仍是相當一部分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有待突破的瓶頸。”徐伯楠指出,一是目前全球汽車產業正處于變革期,汽車轉向“新四化”特征明顯,要適應這種新的國際產業競爭格局,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要切實提升研發設計能力,擁有核心技術的自主知識產權才有競爭力;二是汽車零部件企業的發展應該超前于整車企業發展,要通過兼并重組做大做強,或形成戰略聯盟,從而壯大自身的競爭力。
 
  “順應全球汽車產業變革與轉型的大趨勢,才能保持汽車零部件產品出口的可持續性。”對于適應出口新形勢,孟祥騁認為,一是要推動零部件企業通過多種方式,走規?;?、專業化、集團化發展道路;二是汽車零部件技術正向電動化、智能化、模塊化、系統化發展,這就需要汽車零部件企業提高創新能力,運用先進的管理理念和經銷模式,去贏得海外市場;三是在新的產業轉型格局下,整車企業與零部件企業的關系正在發生新的變化,零部件企業承擔更多新產品、新技術的開發漸成趨勢,零部件企業不僅要按用戶要求提高新技術、新產品,而且還要超前進行技術研發,在一定程度上要引領整車技術發展,才能在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如今,伴隨著國際汽車市場需求愈發多元化、個性化,新車型開發周期逐漸縮短,對汽車零部件出口也提出了新要求。“以自己的實力融入全球產業鏈,不僅在產品出口上會有更大收獲,企業也會得到更大發展。”孫國海表示,伴隨新車型開發周期加速,開發模式改變,對相關汽車零部件研發的系統性、整體性、快速響應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對零部件企業的同步開發創新能力要求更高。他提出,對此,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一是要建立符合國際標準的產品質量認證體系,與國際市場接軌;二是要轉變觀念,在多元化、個性化方面與整車企業保持溝通合作,力爭實現快速響應;三是在行業內,要提高產業集中度,形成一批具有國際競爭能力的大型零部件企業集團,改變目前的小、散、亂、無序競爭局面,增強產業整體競爭力;四是融入全球供應鏈,有助于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提高開發能力,建立適應國際、國內市場需要的銷售網絡系統和與國際接軌的服務體系。
 
  業內人士也建議,主管部門應該加強對汽車零部件企業出口體系的培育與指導。邱昌爍提出,主管部門一是要重點扶持具有競爭力的出口產品和出口企業;二是要研究建立零部件分層次配套體系,鼓勵不同的企業根據自身不同的特點和優勢,向大而全和小而專兩個方向發展;三是鼓勵企業加快產品結構調整;四是培育一批骨干企業,打造知名品牌。
 
  向雙林介紹,在海運遇“堵”的情況下,其所在企業的汽車零部件出口路徑也作了調整,到歐洲的借助中歐班列運輸,到周邊國家和地區可以利用“一帶一路”現有的道路運輸方式,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燃眉之急。
 
  事實上,近年來,國內相關政策為汽車零部件出口鋪平了道路,而且中國參加的國際公約也將為汽車零部件出口提供有利條件。欒志杰表示,中國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將大幅降低關稅,一旦正式實施,將使汽車零部件出口面臨更多機遇。
 
  “適應出口市場新變化,保持汽車零部件出口持續增長,需要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轉變競爭理念,僅僅拼數量恐怕最終將事與愿違,難以實現可持續發展,必須在提高技術創新水平和嚴格把控質量、提高快速響應等方面下功夫。”薛旭認為,海外市場能否成為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盈利的新增長點,也取決于這些因素。
更多行業動態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鎖具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鎖具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db123@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在線
客服

在線客服服務時間:8:00-17:00

客服
熱線

024-83959308
網站服務熱線

生意
名片

微營銷
擁有自己的手機名片

久久精品蜜芽TV,漂亮美女洗澡奶头视频,暖暖 免费 高清 日本 在线观看
<td id="cysks"><source id="cysks"></source></td><menu id="cysks"></menu>
<menu id="cysks"><menu id="cysks"></menu></menu>
<menu id="cysks"><menu id="cysks"></menu></menu>
<menu id="cysks"></menu>
<nav id="cysks"></nav>
<menu id="cysks"><strong id="cysks"></strong></menu><menu id="cysks"><menu id="cysks"></menu></menu>